“心有大我,至誠報國”

原標題:“心有大我,至誠報國”

    是怎樣的信念,讓一代代愛國報國的知識分子寫下無愧于祖國和人民的時代答卷?今天,距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目標從未如此之近,偉大事業,呼喚千千萬萬知識分子,書寫新時代的精彩篇章。

    矢志愛國奉獻

    ——一代代知識分子信念如磐、意志如鐵,用執著譜寫愛國之情、報國之志的偉大篇章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一批批知識分子將愛國奉獻寫在三尺杏壇。

    講臺下,他是一位兩歲時罹患小兒麻痹癥、至今行動不便的普通人;講臺上,他立刻脫胎換骨成為“發光體”,牢牢地吸引著學生們的注意力,思想政治理論課,在他引經據典、風趣幽默的講授之下面目可親。

    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王向明,為了“以真心真情真意傳播馬克思主義真理”的信念,在思政課的講臺上一站三十余年。

    “我們都有這樣的感受,王老師不僅傳授知識,包青天論壇,更傳遞價值。”有同學在聽課后深有感觸地說,“王老師的授課,讓我們真切地看到了前輩們雄關漫道的萬里征程,苦難輝煌的歷史畫卷,感受到共產黨的偉大和中國知識分子的擔當,讓我們有了拼搏奮斗的動力。”

    拂去歷史的塵埃,穿越彌漫的硝煙。我們至今仍為一代代中國知識分子為中華民族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所做出的愛國壯舉深深感動。

    1935年,年輕的錢學森抱著“科技救國”的心愿跨洋赴美。新中國剛成立,秉持報國信念的錢學森歸心似箭,但當他準備啟程,卻突然被美國聯邦調查局扣留。歸期,變得遙遙無期。但錢學森一顆赤誠火熱的心,卻無時無刻不在為祖國跳動。當在加州理工學院師從錢學森的鄭哲敏先于他啟程回國時,錢學森再三交待說:“你回去以后,國家讓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挑剔高低好壞。”

    “前途不明也要回國,國家一窮二白也要回國,國家需要什么就做什么,這就是錢先生樸素的愛國主義情感。”鄭哲敏說。

    當美國最終撤銷對錢學森的管制,他毅然放棄在美國的所有,回到新中國,“參加偉大的建設高潮”。

    那時候,中國的科學大業正艱難起步,無數的知識分子以國家的緊迫需求為己任,甘于吃苦奉獻,默默撐起民族的脊梁,用血肉與青春為中國現代化發展奠下千秋之基石。

    半個多世紀后的今天,吃苦奉獻,愛國報國的品質就像根系深深扎在中國的土地里,流淌在當代知識分子的血脈中。

    中鐵第一勘察設計院的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李金城,是扎根西部、默默奉獻的當代知識分子的代表,他參與了20余條國家重點鐵路項目勘測設計,也是“高原天路”——青藏鐵路的總設計師。

    李金城說:“青藏鐵路在勘測翻越唐古拉山的線路走向時,為了給國家節省投資,我們放棄了海拔5231米的公路埡口,改從海拔5072米的無人區埡口翻越。我們勘察隊伍在泥濘的沼澤中,經受了大風、大雪、冰雹的襲擊,憋著‘一定要干完青藏線’的這股勁,徒步走出無人區,完成勘探工作。”

    茍利邊疆苦亦榮,丹心一片照雪山。

    中國工程院院士、新疆額爾齊斯河流域開發工程建設管理局教授級高級工程師鄧銘江,是個不折不扣的“疆二代”。

    “從1982年大學畢業至今,我已經在新疆水利工程一線工作了36年。是新疆這片廣袤的土地養育了我、培養了我,也成就了我。我將繼續發揚愛國奮斗精神,堅守在新疆水利事業第一線,把論文寫在祖國邊疆的大地上!”鄧銘江說。

    在青藏高原上,有一位“瘋狂”的教授——復旦大學教授鐘揚,在生命的最后16年克服嚴重的高原反應,在高山礫石間采集了4000萬顆可能在百年以后對人類有用的植物種子;他連續16年援藏,一手培養出一支高原上的生態植物學“精銳部隊”,帶領西藏大學生態學入選國家“雙一流”建設學科名單。

    瘋狂的背后,是不為人知的艱辛,更是當代知識分子為國奉獻、扎根邊疆的赤子之心。

    勇于創新創造

    ——一代代知識分子歷經磨難、勇往直前,在中國夢的圓夢征程上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2017年的國家科技獎勵大會上,趙忠賢登上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領獎臺。40多年里,他的團隊用自制的爐子或淘來的二手“土炮”,在“不及今天百分之一”的硬件條件下,取得舉世矚目的重大突破,讓世界物理學界為之震動。經過多年不懈努力,他帶領中國高溫超導研究團隊躋身國際前列。

    1953年的湘西安江,最少見的是糧食,最常見的是鄉親們挨餓。

    從西南農學院畢業后,袁隆平被分配到湘西安江農校教書,一天,他偶然間目睹了“靠田吃飯的農民餓死在田間”的凄慘一幕。

    好幾個晚上,袁隆平輾轉反側。知識分子的火熱初心,讓他無法漠視因饑餓而消逝的生命。

    “發展雜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帶著這個夢想,袁隆平鉆研如何用知識解決農民的吃飯問題,六十多年來初心不輟。

    有播種必有收獲。1976年,雜交水稻開始在中國大面積推廣,產量比常規稻增產20%,袁隆平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將水稻雜交優勢成功應用于生產的人。這項科研成果讓中國人有了徹底擺脫饑餓的希望。

    1964年8月,一場突如其來的洪災席卷河北省邢臺市內丘縣崗底村,村民們的天在一瞬間崩塌。一位村民因為身體有病患,又看到田里遭災,沒有了收入怕給家人添累贅,喝農藥自盡了。

    就在這個時候,河北農業大學的科技救災團來到了崗底村,李保國就是其中一員。

    “我是農民的兒子,最見不得農民窮!”

    那段日子,李保國在大山間一腳石子一腳泥地摸查災情,終于對如何讓老百姓不受窮心里有了譜。

    “老百姓需要什么,就研究什么。”李保國把家搬到崗底村,把研究室搬到了太行上,一扎就是20年,功夫難負有心人,而今崗底村果農靠種蘋果人均年收入3萬多元。

    當太行山商定板栗集約栽培、優質無公害蘋果栽培、綠色核桃栽培等技術體系在李保國的指導下逐一建立,當一個個全國知名品牌飛過了太行山上的千溝萬壑,果農的臉上掛上了滿足的笑容,李保國成了太行山里人人提起都要贊兩句的“土教授”。

    中國人至今難以忘記非典疫情爆發時,一位普通大夫的名字——鐘南山。

    非典來勢洶洶,鐘南山主動請纓:在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建立臨時病區,集中收治最危重的病人。在搶救過程中,鐘南山大膽采用不循常規的手段搶救病人,他和他的團隊很快摸索出一套救治方法……

    至今,鐘南山有兩個雷打不動的習慣:除出差等特殊情況,每周四下午都要出診,每周三上午9點到12點查房,這位被譽為“醫學界良心”的傳奇人物經常跟人們說:“我不過是一個看病的大夫。”

    一位永遠在基層一線的“看病大夫”,他的科學精神不僅挽救了眾多患者的生命,更以中國知識分子的堅守與擔當贏得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贊譽。

    弘揚奮斗精神

    ——一代代知識分子堅守崗位、開拓創新,接力續寫時代答卷、迎接美好未來

    年過八旬的中國工程院院士聞玉梅長期從事醫學微生物學教學與研究,是享譽國內外的專家。她最看重的是自己對學生的引領和影響。“用心育人、用心科研,我希望通過身體力行、言傳身教,為國家、民族做出貢獻。”她說。

    從2013年起,聞玉梅和數位知名學者率先開設人文醫學課程,經轉為共享視頻課后,已有百余所學校近五萬人選修。

    聞玉梅說:“我們教學,不是簡單傳授技術,更要有時代性、社會性。既要介紹國際先進的成果,也要講述一代代中國知識分子的努力和科技界的進展,坦言差距,激勵年輕一代繼續努力。”

    從“東方紅”躍然于世,到雜交水稻舉國振奮,再到萬米鉆探刷新紀錄,正因為有眾多埋頭苦干的“小草”“種子”,中國脊梁才得以挺立,中國精神才得以弘揚,中國創新精彩紛呈、充滿活力的生動局面才得以形成。

    1968年12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郭永懷在青海基地發現一個重要數據,便要搭乘夜班飛機趕回北京研究。不料飛機在北京墜毀。后來人們吃驚地發現,在飛機殘骸中郭永懷同警衛員牟方東緊緊抱在一起。燒焦的兩具遺體中間,緊緊夾著裝有絕密文件的公文包,完好無損。

    郭永懷犧牲后,他的妻子李佩堅持要求將郭永懷的存款5600元作為黨費上交。這位“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的妻子在信中寫道:“黨的事業就是我們以及子孫萬代的前途和生命,我這樣做,或能稍為彌補他沒有機會完成他對黨的事業盡到最大努力的遺憾。”

    1986年,同樣是“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的鄧稼先已身患癌癥。在彌留之際,他仍囑咐要在尖端武器研發方面努力,“不要讓人家把我們落得太遠……”

    2017年新年,著名地球物理學家黃大年躺在病床上,與病魔進行最后的搏斗,可他仍在關心“十三五”時期航空探測關鍵技術裝備研制的項目進展,當得知經費有限,他馬上囑咐助手于平“沒事,就把項目里我們自己課題的經費先砍一點……”

    創新創造的接力棒,正隨著澎湃的浪潮,傳到新一代知識分子的手上……

    這幾年,在中國合肥科學島上,流傳著8位哈佛大學醫學院博士后集體回國科研創業的佳話。他們希望利用強磁場大科學裝置做出一流的學術成果,培養出更多好學生。

    “我們從哈佛大學回來,做中國人的藥物敏感性與基因組關聯性圖譜,通過與創新靶向藥物研發相結合,有可能把癌癥變成通過吃藥控制病情的慢性病,有望解決中國人醫療中的實際問題。”8位歸國的哈佛博士后中的劉青松說。

    今天,千千萬萬的中國知識分子正與科學島8位哈佛博士后有著同樣的選擇。他們,正如一股不可阻擋的潮流穿越萬水千山歸來,為中國建設世界科技強國匯聚出不可遏制的磅礴力量。

    郭永懷、鄧稼先……生命雖然短暫,精神卻可以不朽。中國航空與航天事業發展的背后,正是一位位先輩化作蒼穹中的明星照亮前路。

    袁隆平、鐘南山……走過崢嶸歲月,永葆蓬勃朝氣。他們的身影仍然出現在田間地頭、一線診室,他們的大愛仍然播灑在這片土地上。

    黃大年、鐘揚……斯人已逝,追思猶存。從他們的家人、學生,到千千萬萬素不相識的奮斗者們,他們以“致敬”追憶著逝者的故事,更以“奮斗”繼續著他們腳下的路。

    “奮斗者”,是當代知識分子共同的名字。

    (新華社記者陳聰、白國龍、林暉、白瀛、吳振東  參與記者:周勉、李繼偉、劉大江、張建)    

    新華社北京8月15日電

新華社記者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年08月16日 03 版